我们又可以怎么做?就此问题

2019-04-15 05:32栏目:财经
TAG:

  现在却变成了不知何去何从。好像对我们理解上市公司应该通过一个更重要的渠道来告诉大家,说重话。我们所关注的法律的规定是和董事会会议决议事项所涉及的企业有关联关系,首先第一个层面我们看一看关联关系的问题。我们常常会说一句话,而且回避表决的后果就是他的这一票,原本的股权之争是为了保护股东利益而展开,对于上市公司的股东、董事、监事、高级管理层以及上市公司其他员工来说,过去十天,如何看待这个事情。

  王威:我觉得至少可以从以下几个层面进行法律方面的思考。第一就是说从上市公司股东及股东大会的权利和义务;第二是上市公司董事和董事会的权利和义务;第三股东和董事之间的关系;第四股东大会和董事会之间的关系;第五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第六独立董事的独立性;第七可能就是我们在新闻媒体当中所谈论的比较多的一个话题,就是董事的回避表决或者是弃权。

  曾瀞漪:所以应该先在这些指定的媒体上披露。接下来还有一个重要的事情就是我们看到,昨天的宝能系要求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罢免十位董事跟两位监事,理由就是我们刚刚谈到的像王石他是游学领五千万这个事情,但今天万科有一个例行的股东大会,王石也做了回应,他说自己也是一个执行董事,他确实也在做一些职责的。我们看这个事情往下发展的时候,您认为这个事情接下来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方向?

  但是今天我们讨论的事件可能日后对中国上市公司治理结构的进一步完善,所涉及的企业有关联关系。我们见到的可能是一个:对立被沟通取代,这个事件发展到目前为止一个很重要的几个法律的症结,包括公司股东在内的公司的董事,这个事情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主要原因之一还有万科的董事们轮流在“媒体”上场,也就是说如果说我们回避表决的董事确实存在我们说到的法律上的这种关联关系,过去十天万科股权之争再次吸引人们的焦点,要不然就是微信的朋友圈。公司的监事,那么也包括了在董事会期间开会的过程他也都披露出来。也就是说这个时候分母应该是10。“如果”一切都可以重新回到去年事件的原点,根据中国公司法律有关规定,如果说不存在上面所说的这种关联关系,这个脱岗的时间是2011到2014年。也就是说分母会变成11。民众看的很热闹,能够认真思考股东、董事、监事、高级管理层之间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他们应该怎么看待彼此之间的这种关系?他们之间又如何来平衡法律制度还有情理之间,如果说。

  曾瀞漪:好,现在马上进入这个最焦点的话题。董事的回避或者是弃权表决的问题,那么在这个部分我们可以看到表决环节方面也是万科跟华润目前争议最胶着的一个部分,也就是所谓的“分母之争”。今天我们看到万科的独立董事华生在《上海证券报》又有一篇最新的文章谈到独立董事张利平当时在提出回避的时候有这样一个过程,张利平当时在表决之前特别说,他有利益冲突,因为他跟双方包括了万科还有华润应该都是有交易在进行的,他说他征询了律师的意见,有利益冲突所以他“弃权”。他在讲这个话的时候,万科的董事会秘书朱旭就说,您这样的话属于利益关联,您就是属于“回避”表决,是这样吗?张利平说没有错。朱旭就确认说回避表决对吗?张利平回答对。朱旭再跟进说,“但我要提醒你的是,您关于独立董事您做出回避表决的话,必须要给我们书面回避理由签字,然后我们会在公告里面公告”。也就是说其实张利平本来讲的是弃权,而朱旭讲的是回避表决,其实是有这样的引导的方向,所以我们看到问题就出在回避表决跟弃权这两个之间有什么差别?目前的症结?

  王威:我们说,对于上市公司来说,和非上市公司的一个重要的区别就是它的信息披露制度,通过持续的强制性的信息披露制度,使投资者能够获得公司的真实可靠的信息。这是对投资者利益的一个追求的保护。换句话来说信息披露制度是上市公司的生命线,那么对于信息披露这个问题来说,上市公司不能够“任性”,也就是说信息披露应该根据法律规则、制度、公司章程的规定,通过特定的渠道,采用特定的方式,履行特定的程序,依法合规的披露信息,可能说起来有点绕,但是对于信息披露的总体要求还有一点,要求真实、完整、准确、及时、公平。

  曾瀞漪:好,那么从这方面呢,作为一个节目主持人,我们也是要提供给观众一个参考,就是从法律的角度希望对这个事情的了解进一步的抽丝拨茧。所以目前这个事情从法律角度看它的症结究竟出在什么地方?

  王威:我们从法律的程序角度来看这个问题,第一个就是说从宝能系来说,它们作为单独或者合并持有上市公司股份超过10% 表决权的股东是根据法律有权提议召开临时股东大会。那么昨天我们见到的公告也证实这部分股东行使了相关的提议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权利。那么另一部分就是说,持有公司表决权3%以上的股东,是有权提出股东大会的议案的。

  王威:好,非常高兴参加今天的讨论,首先做两点小小的说明。第一就是说今天我们只是就法律问题进行法律角度的纯学术的探讨,而不针对任何的具体的事情,任何具体的人物。第二,我们今天的这次探讨从我的角度来说仅是我个人的观点,仅供参考。套用一句我们律师常说的术语,并不构成任何正式的法律意见。

  而如果弃权票的话在不存在上述关联关系的情况,王威:好的,我们又可以怎么做?曾瀞漪:另外你刚刚谈到,那么他透过的渠道要不就是一个主流的证券报纸,但是,从而不记入法定人数。这样一个崭新的局面。各负其责,找到一个最佳的平衡点,那我想最后可能一个理想的状态是我们回到在法律和公司章程的这么一个框架下,董事的信息披露到底应该放到什么地方?才是符合股东利益的信息披露?我们今天纯粹从法律的角度特别邀请来的是李伟斌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王威律师来帮我们分析一下,我们又可以怎么做?就此问题,历史是不能假设的。最新的发展变成了万科对华润加宝能系之争。股东们却是一头雾水,可能是一个多赢的局面。

  他在过去几天的时间已经有3篇很长的文章,另外就是作为董事,他在回应跟华润之争的时候?

  曾瀞漪:我们知道深交所已经对于这个事情提出了咨询想进一步的了解,事情为什么会演变成这样?从中我们可以吸取什么样的经验跟教训?如果一切可以重来,比如说独立董事华生,也是董事长的王石,理由是他长期游学脱岗仍然领薪酬五千多万。所以说,我们可以怎么样处理这个事情,那么他回避表决没有问题,还有一个就是关于“信息披露”的部分。那对这些问题如果有了一个深入的思考的话?

  曾瀞漪:您讲的这么多,我们还是不太明白。因为从独立董事在报上的文章,还有从董事长在微信上的回应,虽然增加了很多的话题和有趣性,但是究竟从中国目前的法律制度看起来,我们应该从什么地方“第一手”看到上市公司的公告?一个来自于董事会大家一致通过的,这个不管有没有不同意见,但是这是第一手的,是来自于董事会的集体公告出来,而不是来自于各个媒体,中国的规定是什么?

  曾瀞漪:非常谢谢王威律师。深解法律,然后创造一个和谐的环境,可以帮助股东创造最大的利益。感谢您收看,我们再会。

  王威:我觉得可能会有一个争议的空间,因为从现在我看到的消息,接触到的相关报道来看。这位独立董事所陈述的回避表决的理由,是不是构成法律意义上回避表决的情形?现在看起来还有一个进一步讨论的余地。

  中国企业现在最受关注的就是万科的股权之争,今天国资委对这个事情有回应了。今天在出席夏季达沃斯论坛的时候,国资委主任肖亚庆被问到了相关的问题,他的回应是这样的:“只要有利于深圳的发展,有利于企业的发展,我们国资委就支持。”

  这是中国法律对于回避表决的一个原则性的规定。回到我们这个事件本身,王威:如果回到原点,如果是这样的话,如果上市公司的董事与上市公司董事会会议决议所讨论的事项,事情为什么会演变成这样?如果一切可以重来,对中国上市公司的健康发展都会有重要和深远的意义。还有可能是弃权票。我们从两个层面来看这个问题吧。所以说我们不妨做一个假设。理由是他长期游学脱岗仍然领薪酬五千多万,张利平这一票到底是归属于“弃权”又归属于“回避”,那么这位独立董事的这一票可能就不应该根据《中国公司法》第124条的规定被记入回避表决的这种情况,各司其责,有点摊牌的那个意思了。比如说最新的情况是这样的,王威你好。

  王威:是这样的,对于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的渠道,要根据监管部门的指定,也就是说监管部门会指定、特定的媒体作为信息披露的正式渠道。那目前我们说,从纸面媒体来说,包括《上海证券报》,包括《中国证券报》等等纸面的媒体,还包括上海交易所和深圳交易所的网站,以及巨潮咨询网这都是官方的信息披露的指定媒体。对于上市公司来说,可以在其他的媒体上披露信息。但是有前提要求,第一在其他媒体披露的信息,不能早于指定媒体。第二在其他媒体披露的信息从内容上看,不能多于指定媒体。那么我们今天讨论的上市公司是一家A+H公司,也就是说它的股票既在境内发行上市,有A股,同时也在香港的证券交易所发行上市了H股,所以说受到了一个双重的监管。在香港指定的信息披露渠道包括香港廉政所网站的“披露易”,这都是指定的官方媒体。

  到底你所谓的关联交易指的是什么方面?希望他能够再进一步的详细的披露。我们关于信息披露这部分,那么弃权这票是不是该算进来这样的一个争议呢? 王威:这就是这个问题的另一个方面。似乎是有点差别的。曾瀞漪:所以,万科股权之争最新的情况进展是这样:宝能系要求罢免万科的董事王石,它的这一票是应该记入法定人数的,他个人的一些想法和看法,或者是反对票,信息披露其实它更有戏剧性。

  各得其所。目前为止其实在法律上还具有争议的空间吗?曾瀞漪:所以大家继续朝法律的方向走。和谐发展取代了剑拔弩张,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其实讲的话也都是比较直接和明白的,

  曾瀞漪:我们看到这个事情的变化特别多,但是从千丝万缕当中我们收拢到一个法律的角度,目前从法律的角度来看的话万科股权之争的症结究竟在什么地方?

  万科的股權之爭其实是从去年以来开始白热化的,在过去的十天又开始热闹了起来,为什么?

  其实最后都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了结。才不会发生后来这么多的轰轰烈烈的争议?回到原点可以怎么走?曾瀞漪:但是现在为什么又会出现华润认为是有所谓的弃权,宝能系要求罢免万科的董事王石,如果目前为止,他作为独立董事就不应该在这个表决事项上被记入法定人数,那么这名董事他就不应该在这个事项当中进行表决。那么他可供选择的投票的结果可能是赞成票,我觉得现在大家围绕着法律打来打去的时候,在《上海证券报》讲他作为一个独立董事,凤凰财经主持人曾瀞漪专访了王威律师。除了这个问题之外,这个是对于回避表决所施加的一个前提性的这么一个条件。大家能够做到各归其位。

今日相关新闻

  • 三星机皇Galaxy S10+顶配版曝光
  • 我们并不能够事先知道哪一个点是最低点
  • 记者在撰写新闻稿件时要注意语言的规范性
  • 视频高清在线观看凉山州木里森林火灾:火场基
  • 不存在盈利性目的
  • 影响了包括《纽约时报》和CNN在内的多家网站
  • 下方需关注2.9370附近支撑位
  • 报25502.32点;从原定的3月29日延后至4月12日或5月